不是鸡母先亡而是鸡蛋先碎;不是老竹先枯而是竹笋”

作者: admin 分类: 随心杂谈 发布时间: 2018-09-25 01:48

  阿尔什古,2013年4月出生于四川大凉山深处, 因生病无钱医治,于2015年11月6日早夭家中。得年不足3岁。11月9日,家人和乡亲按当地的风俗,安葬阿尔什古。图为11月9日,这是亲友们守着阿尔什古遗体的第四天。如果不是亲人锥心的哭声,你会感觉脸色祥和的他只是在熟睡。

  阿尔什古2013年4月出生在大凉山深处的布拖县火列乡地莫村,这里海拔在2500米左右,村里260户人家依靠种洋芋(土豆)为生。风调雨顺的年景,每家能收入3千至1万元,碰上老天不给力,地里种的东西刚够自己家人吃。

  亲友们就着炉火,在室外为小什古守夜。房屋四周全是他家的亲朋好友,他们或三五一堆站着闲聊、或十来成群席地而坐,或就地和衣而眠,等待出殡。

  清晨,守灵的亲友们站在小什古家的东边山包上晒太阳。守灵是凉山彝族地区丧葬的一大习俗,也是各村寨间团结互助和亲戚哀悼死者的一种表现。

  这位村里的小女孩金银花与小什古同岁,两人经常一起玩,这几天,她常常问大人,小什古为什么睡不醒。她每天一大早,都会来到小什古的窗外,向里面张望。

  参加出殡的亲友送来现金,小什古的葬礼,共花去8000多元,这些钱都是乡亲们每家10元到 100元不等、凑份子而来。而且这些钱主要用来购买猪肉、啤酒等食品,供前来送葬乡亲食用。

  参加出殡的亲友,无论男女,都哭得动情,声泪俱下。在彝家,丧歌和情歌是永恒的主题。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彝族认为人死是自然规律、正常现象,就象好比蛇换皮,树换叶一样。彝族的丧歌是对死者哀悼的唱词,根据死者的年龄和与死者的不同关系唱出的丧歌内容不同。

  火葬师扛着斧头来到小古什家,在离小古什家两公里外的山头上,他忙了两个多小时,整理好火葬柴火,等待吉时到来举行葬礼。凉山彝族传统的丧葬习俗是火葬,火葬在凉山彝族地区传袭甚久。葬礼的规模视死者的年龄而定。规格无统一的标准,视家庭条件以及亲族网络关系的强弱来定。丧葬的礼仪是基本相同的,大体可以分为收殓、丧集、守灵、出殡、聚食等程序。

  11月9日一大早上,亲友们在小古什家周边的树丛边架起炉灶,烧起开水,加工肉食,准备葬礼后食用。

  记帐师傅则一丝不苟登记着乡亲们送来的礼金、礼品。今后,小什古家要按照这些数目回礼。

  小古什的父亲阿尔什约今年47岁,爱子走后,他已三个晚上没合眼,9日的凌晨,他趴在灶台边的沉沉睡去。

  11月9日10点,吉日吉时,要出殡了,亲人们哭声起些彼伏。在凉山彝族地区,不管是男是女,不论名望高低尊卑,辞世后家人和邻居都给他穿上黑白蓝配套的丧服。合唇瞑目蜷腿,两手交叉于胸前,手指轻轻扣拢成拳。盖上披衫,将遗体侧身放在木制的尸架上。

  抬出家门,小古什的外婆在前击掌哭唱,哭声高低抑扬、低沉哀伤,哭词情真意切、令人泪下。“孩子死了妈妈怀里空荡荡,父母手中鸟儿飞上天,孩子是父母心肝,孩子死了父母断裂肝肠。不是鸡母先亡而是鸡蛋先碎;不是老竹先枯而是竹笋”。

  送行的队伍走在山间成了一条长龙。由于小什古家境贫穷,父亲,阿尔什约眼睛残疾,葬礼没请祭师毕摩念《送魂经》,这是他父亲的一大遗憾。但小什古的葬礼简朴中不失庄严。

  火葬现场,小什古的姐姐哭得令人荡气回肠,他的母亲鲁火么日么边哭边挥刀为爱子驱走挡道妖魔、劈开天堂大道。

  亲友们离开小什古的火葬点,只有火葬师留在现场,直至灰尽。远山在大风车依稀可见。

  聚食过后,一些亲友依然不愿离去,亚洲必赢手机入口三三两两聚在一处,聊天拉呱,享受初冬的暖阳。

  小什古的童车沐浴在冬日的暖阳中,随着时光流逝,昔日小玩伴也会慢慢淡忘曾经的小什古。 祈祷小什古在天堂里开心快乐。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