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与小海聊天时

作者: admin 分类: 奇闻 发布时间: 2018-10-16 21:06

  14年过去后,李建军终于弄清了当年自己被绑架事件的原委。2004年10月的一个夜晚,在北京朝阳区平乐园某公交站台“趴活”的他,接到一个十块钱的单子,不料开车后没多久,他就被后排乘客打晕后,活埋在孙河乡一路边渣土堆里。直到第二天早晨,15岁的初中生小月在上学途中路过此处,才将他从土堆中挖出来。昨天上午,参与此案的洪彬及其哥哥洪亮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事实上,他们找到李建军并不为寻仇,在此之前,两兄弟就曾多次向黑车司机下手。先是单纯抢劫,后来就发展为绑架。2006年,由于在又一次绑架黑车司机中出了命案,几人就此停手,并各自跑路。2017年,警方依托大数据人脸识别技术终于找到两人下落。14年过去后,李建军终于弄清了当年自己被绑架事件的原委。2004年10月的一个夜晚,在北京朝阳区平乐园某公交站台“趴活”的他,接到一个十块钱的单子,不料开车后没多久,他就被后排乘客打晕后,活埋在孙河乡一路边渣土堆里。直到第二天早晨,15岁的初中生小月在上学途中路过此处,才将他从土堆中挖出来。昨天上午,参与此案的洪彬及其哥哥洪亮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2004年10月20日,李建军遭遇了自己人生的“黑暗一夜”。当晚10时许,他在朝阳区平乐园52路车站附近拉活儿,过来一个年轻人说要打车。李建军见对方说的地方也不远,就让男子上了车。上车后他发现,后排已经坐了两个人,“我和其他司机聊天呢,没在车上,他们就先上了”。

  一路上,李建军总是隐约觉得后排情况不对,几次想要回头看看,但都被副驾驶坐的男子借口“快到了”“就这儿”等制止。开出一段距离后,李建军的不安变成了现实,后排男子突然拿出刀来支到他脖子处。恐慌之中,李建军连忙问对方有什么诉求,被答复说“你惹了我们大哥”。来不及问对方所谓大哥到底是谁,李建军就被打晕了过去。

  晕晕乎乎醒过来时,李建军发现,自己被埋了起来。次日6时许,李建军呻吟的“哼哼”声被路过的几个初中生听见,幸而得救。最早发现现场的小月介绍,自己顺着声音找到李建军时,他被活埋在了两个土堆之间,只露着腿和头,脖子上还有刀伤,双手双脚都被用白色尼龙绳捆着,腿上流了好多血。

  李建军说,亚洲必赢手机入口绑架案留下的各种外伤他前前后后养了四年才算痊愈,但至今腿依然不太灵便。回忆起14年前的那一夜,他唯一的印象就是“冷,真冷”。此后十几年,“为什么会是我被绑架?”成为李建军心头最大的疑问。

  事实证明,李建军对自己的“反省”完全没有必要——因为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受害者,在他之前、之后陆续有数名黑车司机遭到同一伙人抢劫、绑架。

  第一起抢劫案发生于2004年6月。那一次,洪亮、洪彬兄弟伙同老乡小海(已死亡),在北京市朝阳区垡头铁路附近,以租车为由上了事主田青的车。把田青绑到后座之后,几人持刀将其扎伤(经鉴定为轻伤二级),并打电话给其女友,谎称田青发生交通事故需要现金进行赔偿,骗她到三间房某小区门钱。田青女友赶到后,被一起挟持到了顺义区宋庄镇一苗圃内,并被抢走身上的现金、手机。

  仅仅七天之后,尝到了“甜头”的三人决定再干一票,遂又携带尖刀、绳子等作案工具,趁夜深在朝阳区垡头焦化厂附近打劫了黑车司机孙强。这一次,除了抢劫司机,他们还寄希望于从家属处再要一笔钱。于是三人持刀将孙强劫持到河北廊坊地区,向其家属索要人民币3万元。过程中,孙强跳车逃跑,三人计划因此未能得逞。同年7月,三人又借口打车,在东坝乡某处持刀绑架了黑车司机王斌,并成功从家属处拿到5万元赎金。

  被捕后洪彬曾在接受警方询问时供述,抢劫黑车司机前,自己曾单独抢过两次手机。后来与小海聊天时,对方表示“抢手机也就那一点儿钱,还不如抢黑车呢。因为黑车司机身上都有钱,而且还有手机”,自己觉得有道理,从此就把黑车司机当成了下手目标。

  从王斌家属手里拿来5万元后,小海和两兄弟分道扬镳,先行回到了老家,后来因与同村人打架斗殴死亡。而洪亮、洪彬两个人,因为觉得自己身子骨太弱,打劫的时候可能会吃亏,便跑到河北馆陶县一武术学校报名学武。

  学武的过程中,两人结识了武术教练靳伟(另案处理)。靳伟武艺出众,且时常在两人面前吹嘘自己以前打架的经历,两兄弟遂主动邀请靳伟和自己一起“干活”。绑架李建军是他们三人第一次作案,过程中,他们持刀扎刺李建军左髋、右大腿等处十余刀,经鉴定造成其重伤二级。

  此后几人曾短暂停止作案。2006年10月,洪彬和靳伟又联系了新朋友“小白”(另案处理),在山西“重操旧业”,以打车为名绑架了黑车司机任华(殁年24岁)。在绑架过程中,几人用石块多次击打任华头部,致其死亡。在任华死后,三人还主动联系任华家属,索要人民币2万元,不过并未得逞。

  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作案,或许是因为出了人命,几个人终于彻底收手,就此各自跑路。

  据洪亮供述,和靳伟分开后,自己和弟弟辗转逃到了山东蓬莱。在蓬莱,他借口自己和弟弟在北京打了人,被警方列为逃犯,导致出行、生活都不太方便,让舅舅帮自己找到了当地人闫某帮忙。彼时,闫某的弟弟闫鑫刚刚过世,养兄弟郑志重新办了户口,但两个旧户籍都还没来得及注销。在收到洪亮给的10万元好处费后,闫某将上述两个户籍“转让”给了洪亮、洪彬两兄弟。从此,洪亮、洪彬就开始以闫鑫、郑志的名义在蓬莱生活。本以为能就此瞒天过海,不料2007年9月,靳伟因感情纠纷在河北邯郸犯下一起杀人碎尸案。落网后,靳伟被判处死刑。在供认这起杀人碎尸案的同时,靳伟还主动坦白了此前犯下的几起抢劫案。因为他的供认,警方顺利破解了李建军被绑架活埋案,并顺藤摸瓜,很快抓获了小白。但令人奇怪的是,洪亮、洪彬两人却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再没有踪迹。2017年10月,借助大数据人脸比对等先进手段,洪亮、洪彬两兄弟最终被捕。此时,距离二人第一次作案已经过去了13年。

  10月12日,北京三中院开庭审理了两兄弟涉嫌抢劫、绑架案。庭审现场,洪彬先声称对五起案件均不知情,后又表示自己仅参与了第二、第三起抢劫案,但并没有参与其他三起案件,并声称2004年自己并不在北京。但哥哥洪亮承认,案发时自己确实曾被弟弟叫去开车。针对公诉方指控的四起抢劫绑架案,洪亮当庭表示认罪。他供述,自己一行人几次以打车为名,在北京抢劫、绑架黑车司机,自己在其中主要负责开车。该案未当庭宣判。(文中所涉人员均为化名)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